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流年西宛荷香短篇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09:43

  地处边境的西宛乡,人口不多,地方却不小,连绵几十里的山岭,藏了好多好多山窝,一窝就住着十几二十来户人各家各户都叠石头,挖泥土,种玉米,养山羊平時,村人也不大出門,只有等到圩日,才像山羊似的、一伙一伙從窩里冒出來

  西宛乡初中是乡里唯一的初中,学生很不整齐,有的十五六岁才读初一,也有的十三四岁就读初三了;学生大多用功,成绩也大多“贫瘠”,就像西宛乡的土地平常下午上课,第五节教室里人还坐得整齐,到第六、七节,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了;逃学是因或路远赶回家,又或因要赶回家干活学校升学率真见不得人,至今还没一人考上过县重点高中,比土鳖讨吃人参果还要难得多了

  然而,今年似乎有点希望这点希望来自一位叫荷香的女娃荷香长得好,个儿不高可灵巧,白嫩小鹅蛋脸,两眼汪汪含水,手脚玉藕一般;突的突,圆润的圆润,长到人心坎里了荷香聪慧,成绩很好,临近中考,模拟试考的成绩更水涨船高荷香今年能不能考上,是乡里的一大件事呢

  当然,荷香也不是从哪儿蹦出来的妖精,她的慧根来自她的爸爸苏仁苏仁是搞运动时“流放”到这里来的读书人,种起玉米来苦得要喊爹找娘,幸得一个老头照顾,后来还把女儿许给他;日子仍苦,却安心起来了第二年就生了个男娃,取名苏许飞

  后来时运一转,“流放”的都纷纷回城了苏仁也得安排,可不忍与妻儿作别,草草收拾几件衣裤,半夜偷偷溜走第二日清早,到车站,打开包想买票,却发现妻子给他煎的玉米饼,不禁流下热泪,一路狂奔回家,从此就留了下来

  苏仁留下后,在西宛初中当教师,后来还当上了教导主任苏仁当教导主任的第二年,妻子怀上了荷香,苏仁越发滋润了但临产出了意外,妻子生下孩子撒手去了这变故使苏仁心灰意冷,失常了,整日到妻子坟前痴痴呆坐;最后辞去教导主任,不再教书,终日喝酒,不管世事直至荷香四五岁,苏仁才有点收心,酒醉醒了就教荷香背诗练字,把心思寄于这娃身上,长子许飞倒冷落了荷香果然很聪明,四五岁会背的诗比许飞还多,六岁就上小学

  许飞懂事后,渐渐明了苏仁的苦心,也很疼爱这小妹荷香读小学三年级,家里有点拮据,为让荷香安心读,许飞就辍学了十七岁那年,许飞偷偷去检兵,没想被录取了临行前,苏仁杀了只羊,让许飞打来两斤米酒,两父子对饮饮到最末,苏仁道:“要是混不成个人样,就不用回来了”许飞直点头从此,一去就杳无音讯了

  中考结束,暑假也放了

  荷香由玉米地回来,满身的汗,打了盆水擦身荷香脱去上衣,露出雪白的胳膊,轻柔地擦弄;胸前两只调皮的小圆乳撑得汗衣很紧荷香想起早上托邻居二婶买两件汗衣,不知记得没有;哎,阿爸赶圩就会喝酒荷香又想新来的音乐老师戴的文胸,要是考上重点高中也买一个只,那时就没人说闲话了就不知考得怎样呢过些日子就知道了想着想着,荷香也不禁害羞起来

  荷香大意了,没觉察门外有一对贪婪的贼眼;这人就是西宛乡西宛村的村长刘松这村村支书也是刘松的兄弟刘桔荷香擦完上身,慢慢脱了裤子,露出白嫩的大腿和圆润的臀儿,刘松竟然推门进去;等荷香发觉不对,刘松已一手捂住她的嘴,抱起来往床上去荷香拼命挣扎,还是被刘松压在床上了,两腿被夹紧,手也被钳压着,刘松又腾出一只手,摸进荷香的汗衣里……

  傍晚,苏仁赶圩回来,屋里很乱,不见荷香,正着急,邻居二婶来了,把事一讲;苏仁气炸了,托二婶照看荷香,直奔村公所找刘松拼命刚到门口,刘桔出来迎,说稀客呀;苏仁不理睬,直闯进去刘桔赶紧倒水茶,苏仁也不喝,摔碎杯子大嚎,让那王八刘松滚出来刘桔笑道,村长前日到县里开会、还没回苏仁就给他一个耳光,两人扭打起来最后,刘桔被打得鼻子流血、断去两根肋骨,苏仁却让人抬了回去二婶到邻村老中医那里弄草药敷苏仁,又顾着荷香,暗叹这父女命苦

  苏仁能爬起床时,刘桔带了一篮土石榴来探望,想私了;刘桔说,一千块怎么样苏仁说,等我好了,一定整死你们这伙乌龟孙子刘桔说,那就再加五百苏仁便骂起来刘桔恼了,老东西,给脸你不要,荷香就是天生的婊子命苏仁抓起石榴砸刘桔,刘桔退到门外,狠狠地说老东西,你等着一折腾,苏仁又卧床不起了夜里常有人来敲门,叫出个价,要和荷香睡觉;惹得苏仁痴狂地砸东西大骂伤痛与憋气,苏仁病重了,请老中医也不顶用,在一个夜里去见荷香她娘了

  苏仁百日忌后,荷香不想再在西宛村呆,想过了年就去找许飞哥动身前刘桔来了,荷香吓得躲到二婶家刘桔走后,荷香回屋发现一只大信封,打开一看不禁呜呜哭起来;那是去年县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在她名字上划了“我X”两字荷香哭了很久,突然笑起来,把通知书扯得粉碎荷香疯了,夜里在玉米地里唱歌,让人睡不着觉

  这一年,西宛村出奇干旱,天上总不见片云,总不小一场雨,玉米没法长,山羊也老躲在山洞里还出怪事,好多年轻姑娘无端被糟蹋、失踪了西宛村新添好些“村干部”,成立联防队配合派出所开展大治安;队长就是刘松的长子刘醒

  许飞回来了,亮闪闪的光头,听说刚从牢里出来不久,许飞的事就传开了,入伍半年就敢跟老兵搞架,又爱酗酒闹事,教也不改,终于被动员退伍后来当民工,懒得很,又想发财想得厉害,就偷抢起来,终于被抓就关了几年回乡后仍整日喝酒,酒一停就流口水和鼻涕,那瘾真是深得很了

  这日,刘松去看望,许飞也刚醉醒,让刘松坐了,想倒开水却没有刘松问日子怎样,许飞摇摇头刘松便安慰,说老教导主任好人没好报,去了还有人造谣作践他;然后问许飞有什么打算许飞低下头,说想找个事做,混口饭吃刘松望了许飞一会,说行,你当过兵,到联防队帮忙吧第二日,许飞就当上了副队长,在刘松家喝得一塌糊涂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西宛村真太平了许多

  一日,刘醒突然问许飞,你相好呢许飞苦笑,哪个会看得上我刘醒说不找怎么知道,哪个女的离得了男人许飞说没对象刘醒说现成有,你老秦叔的侄女杏儿,标致得很许飞说,能行不刘醒笑说,脸皮厚就行许飞果然就往老秦家跑许飞谈对象的第三日,乡里又有一姑娘失踪了,就是邻居二婶的阿玉联防队查了几日也没什么发现,就只加强巡逻

  晚上,刘醒和许飞喝酒,刘醒问开到荤没有许飞摇摇头刘醒说怎不动手许飞说琢磨不准刘醒说女人得动手,动手就依了许飞又喝了一盅,问有法子动手刘醒望着许飞,好一会,说有倒是有许飞又干掉一盅,说这酒喝得没趣,不当兄弟刘醒嘿嘿笑起来,飞哥别上火,不是我刘醒吹牛,就一支烟,什么样的妞儿都得上钩许飞说当真刘醒说当然两人又干了一盅刘醒从怀里慢慢捣出一根烟,递给许飞……

  半夜,刘松刘桔与刘醒带联防队赶到苏仁家时,杏儿果然昏睡在床上;许飞还在喝酒联防队的一顿踢打许飞,捆起来,和杏儿一起带回村公所

  第二日一大早,西宛村与邻近的村民围集在西宛村村公所外边的地坪,候着审许飞刘松刘桔蹲在正中,刘醒领着联防队站后头;许飞捆着,杏儿一个劲地哭刘松喝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倒干出这等好事许飞说冤枉刘桔也嚎道,还冤枉,老实交代干了什么许飞说谈对象刘松大喝,把人都谈昏了许飞不说了刘醒便过去给了一脚,贱种,不老实有你好受的许飞仍不说刘醒一发狠就拳打脚踢起来,许飞就扒地上

  这时,突然响起警笛,过一会,地坪就停住了几辆警车,跳下一批警员,把刘松刘桔刘醒一伙扣了起来村民有点躁动,却见老秦叔也由一警车下来,还有阿玉和先前失踪几个姑娘……

  带队警官给许飞松绑,扶起,问苏队没事吧许飞转了几转脖子,活动活动胳膊,笑道:“没什么,卧底命、烂又硬”

  共 0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带有阴郁气息的乡土小说,乡村本来是干净的,没有受腐朽味浓重的都市的侵染然而作者向我们叙述的这个故事,它所承载的内涵并非如土地那样纯粹得让人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因为有一些罪恶之人的侵入,让故事里的这个叫“西宛”乡的地方,盖上了一层黑色的面纱小说里荷香是人贫地乏的西宛乡的一个能够打破历史的女孩,她集美貌与聪慧于一身,然而造化弄人,过于美丽的她也招来了邪淫之人的觊觎荷香在受到村长的 之后,村长的家族势力让她无处伸冤,父亲也因此病逝,她不得不远离这个生养她的故乡,去找寻他已经入伍的哥哥这是故事的上半部分,荷香退入幕后,紧接着他的哥哥许飞登场,作者的伏笔埋得很好,对于许飞的描写差点就让我们相信了他是一个二流子似的人物,只是我们不能理解,这样的话荷香的命运就真的是太可悲了就在这时,情节节奏加快,直到末尾,我们才知道,原来许飞是一名警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卧底,为的就是铲除以村长为首的家族恶势力,为他妹妹以及很多受害的女同胞们讨回一个公道正义战神了邪恶,故事就此结束,结局的戛然而止,却是恰到好处谋局部篇颇具力道的小说,欣赏,荐阅【:一朵怜幽】

  1楼文友: 19:54:58 问候默石,拜读佳作,感谢支持流年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回复1楼文友: 1 :08:29 谢谢的鼓励你的按语、点评让默石很受鼓舞

  2楼文友: 19: 1:55 我觉得本文是粗线条,还可以写得再细一点

  回复2楼文友: 21:21:54 能力所限啊呵呵

  楼文友: 22: 4: 1 说起能力这事来,长使英雄泪沾襟哈哈哈,不敢跟人家比

  回复 楼文友: 16:0 :15 不是英雄泪湿身啊哈哈

小儿流感用什么维生素预防
拉拉裤吸收效果好的哪个牌子好
老年人骨质疏松危害有什么
轻微尿失禁用哪种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