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制造业年关活着寻路留在中国

发布时间:2019-08-15 19:03:38

  在一天内收到了三个后,高明无奈地关上了。高明是华南某城市制造业协会的副会长,临近年底,他的工作反而愈加繁忙,尽管大部分企业尝试提早放假,但他想要知道,这些企业在年后是否还能如期开工。

  但情况并不乐观,一天之内,有三家企业的最高负责人告诉她,年后没有开工计划。这意味着,在华南制造业冗长的倒闭企业名单上,至少还要加上三家。

  焦虑已经踏破门槛,充满了整个办公室。

  自杀式 价格战

  高明找到董浩的时候,后者的企业正在发起一场惨烈的价值战。这听起来有点滑稽,董浩的企业生产一种特殊环境下使用的手套,尽管有着2000多人的生产规模,但他的企业在行业中仅处于中游。

  价格战的对象是行业龙头,后者新引进了一整套设备,凭借着先进的生产方式,这家行业龙头抢走了原本属于董浩的订单。在中国制造业寻求升级的整体背景下,这种自我革新的方式获得了官方的支持。

  董浩做的是,把成本价在28元左右的产品,一次性下调为15元,采用搏杀的方式与对方鱼死破,他告诉高明, 不搏杀,早晚都是死 。

  高明把这种价格战称为 自杀式 价格战,与大企业通过价格战打压行业对手不同,这种自杀式价格战往往由中小企业发起,其看准的就是 引先进设备的行业龙头,短期内不得不提高生产成本 的软肋。

  理论上来讲,不可能让所有的企业都进行智能制造的升级,这对技术、资本和人才的储备要求太高, 高明分析, 但中小企业的退出方式可以讨论,需要做好万全的安排 。

  最终,董浩拒绝了高明停止价格战的建议,也拒绝了龙头企业的收购邀请。情况有点复杂,高明警告,如果这种 自杀式 价格战持续的话,最终伤害的将是制造业的整体肌理。但让人担忧的是, 这种价格战,在制造业内愈加普遍 。

  何可同样感受到了这种压力。在过去十多年,这位来自北京的制药机械生产商,制造了中国医药超过60的核心零部件。在最近一次内部讨论会上,他告诉公司的合作厂商, 公司计划在明年北京的郊区投建一座新工厂,将目前的产能国大盗两倍 。

经济雾霾下互联网金融将引爆下一个黄金十年
携程:为何成为上海互联网之王
2017年苏州会务F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