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守 仗

发布时间:2019-09-13 04:35:26
山汉嘶哑着嗓子说。说这话的时候,山汉撕裂的嘴角在淌血。
窑后头拐窑里,一盏獾油灯暗着,几条汉子黑熊似地窝在里面,烟气浆饭似地粘稠,有人嗨嗨地咳嗽,朝地下吐粘痰。
山汉蹴在窑地中间,他很深地侵着头,头顶硬发猪鬃也似炸着。
所谓拐窑,是在大窑后侧掏的一孔小窑洞,是窑中的窑。
大家一时闷住。
我要杀了他!
就见山汉猛一抬头,血红的眼珠像是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他的两只蒲扇大的手掌在膝盖上使劲抓挠,龙爪似地指关节怕人地响。
他这是要杀人哩呀!
可是就有人说话了,那人在灯影里模糊着,就能看见一络白山羊胡子蹶跶蹶跶翘动。那人说,山汉你得去!话语像一堵墙堵住山汉。
我要杀了他!山汉再说一遍,已是无力,像是被戳了一刀放掉血的猪。
没人再理他,大家陆续躬身钻出拐窑,把他一个人丢下。
人们不知道,在他们走后,山汉哭了。山汉蹴在窑地上,两只手捂住脸,眼泪水水顺指缝涓涓流出。
好一阵子,山汉哭够,哭够起身,庞大的身躯像一座山。他躬身拱出拐窑,临出大窑门,他从门后摸出根椽子,那椽子碗口粗细,半人多高,他把那椽子夹在胳肢窝下出去门。
他没有关窑门。
这是前夜的事。

便听见风吼。
石匣里的风不是刮,是摔,那风头摔在石崖上轰然作响,十里外能听见。
现在山汉就要走进石匣。
石匣是条峡谷,峡谷不叫峡谷叫石匣。
石匣深十里,两边石崖立斩,像极了石匣,因而得名。
就进去石匣。
风呼地摔在脸上。雪粉可石匣倒灌,滚扭成一条雪龙,雪粉击打在脸上针似地扎。山汉杀一把腰绳,山豹一样拱起身。这时候他的脚步加快,有力而狠绝,他是被逼上梁山了哩`!他是没有退路了哩!
可是他不是去杀人,他不是不想杀,他是不能杀,不但不能杀,还得救那人,石磙爷说了,山汉你得去,他就得去。
他是去守仗,他要赶在赶仗人把山猪赶上仗口之前赶到仗口。
高处,水寒的穹顶,有几点寒星寂冷。
雪光辉映石匣,如同白昼。
石崖上间或有松柏探出,虬劲如龙,还有雕窝,黑洞洞张着巨口。风头再次摔打过来,一批雪粉从崖顶倾泻而下,山汉从雪帘中挣出身子,他又一次杀紧腰绳。

中条山一役,国民党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麾下第三军全军覆没。
军长唐淮远饮弹殉国,师长寸性奇战死沙场
日军越过横岭关,侵占垣曲,扼守黄河,觊觎中原
一批伤兵退下来,藏进黑龙洞。
他们就见面了。
果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就扑了上去。
枪栓唏哩哗啦一阵响过,侍卫同时拔出枪,就要撂翻他。仇人喝止住兵们和侍卫,对住他威风凛凛地说:我张某人没有战死沙场,今日个死在你手里也算痛快!山汉,你狗日要是条汉子就放马过来,我张某要是眨一下眼从此不站着尿尿!
昔日的仇人依旧风采,一身戎装尽管弹洞累累,却掩不住男儿本色一身英气。仇人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白颜色的纱布上洇出红色血迹,夕阳把他的头发染成火红,岭风中火苗一样蹿腾。
仇人解下腰上系着的皮带,连手枪一起扔给侍卫
山汉在那一刹间里怯阵了,尽管他七尺身材,五尺腰围,却掩饰不住山村野汉猥琐之相,鲁莽之人松垮之态。山汉想,娘呀,我山汉命里咋就摊上这样个人,处处都和我作对,事事都压我一头,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我山汉好歹是个男人,今日个就和你拼了!
山汉就扑上去。
俩人撕抓到一块。
俩人在地上滚成个蛋蛋。
后来他们被村人好歹拉开,石磙爷就在那一刻照他脸上抽下一耳光,石磙爷噘骂他,你个山猪货!
血水顺山汉嘴角流下。
那些兵自始至终没有动一下。
兵们的脸被战火燎成锅底黑,身上军服撕扯的片片拉拉,军服上染着黑紫色血迹,夕照下,兵们像一队古铜雕像!
他事后得知,十几年前拐走枣花的仇人成了中央军的团长,他还得知做了团长太太的枣花死在日本鬼子的飞机弹下。

秋天里一个大白日头在天上炫目,照得石匣村的沟沟峁峁明晃晃的,岭风越岭而过,满坡衰草披离,发出刷拉刷拉甩鞭似地声响。岭坡上看见两个少年,一肩扛着镢头,一手擓着篮子,他们这是去拾红薯去。
枣花说,山汉哥,咱们今日个能拾下红薯吗?我肚子可是饥着哩。
山汉说,枣花呀,要是那块地不叫山猪拱了咱就能拾下,要是叫山猪拱了咱就拾不下了。
那你说山猪会拱吗?
咋不会,那山猪嘴一尺多长,一拱就像铁犁铧犁过一样。
枣花一屁股坐在岭坡上。枣花眼泪汪汪地瞅住岭坡下的石匣村说,那可咋办呀,拾不下红薯,我那后娘又要罚我担水哩,那水瓮能盛七八担水,我踩着板凳才能把水倒进瓮里呢。
山汉没办法,猪脸上鼻鼻眼眼挤作一堆,他对住哭着的枣花说,我刚刚是哄你哩,山猪没拱那块地,我上午侦查过了,那块地里的红薯是昨天才出了的。大不了我把我拾下的红薯给你,这下你后妈就不罚你担水了。
枣花破涕为笑:那你咋办?
我又没后妈。山汉没心没肺地说。

就拾红薯。山汉先拾下一个小老鼠大的红薯,用袄袖把泥擦净,递给肚饥的枣花吃了。
拾拾的,就到了半后晌。
俩人篮里的红薯根根才盖过篮底,山汉就不好好拾了。山汉拿镢头在地里搂出一个大大的字,他对住枣花说,枣花呀,你认认这是个啥字。
枣花丢下镢头跑过来。枣花细瞅瞅那字,说歪着哩。
山汉赌气说,不认识就说不认识。
枣花说那你说念啥字。
念好字。山汉鼻孔朝天,一对猪眼翻得立刻看不见。
咋就念好字,你咋知道?
山汉了不起地说,我咋不知道?就念好字。你看这个好字,一边是一个女,一边是一个子,子就是男人,男人和女人并在一起就是好。你不信还有歌儿哩,你听,头对头脚对脚,中间有个棍棍戳。
听着不像是好话哩。枣花说。
是好话。山汉肯定。
难听死了,好就好,为啥还要棍棍戳,戳疼了咋办?
我也不知道咋办,反正歌儿上是那样,好就是要棍棍戳。
枣花笑开来:真难听!
山汉也笑开来:反正是念好,好就是好。
俩人又开始拾红薯。
不知道啥时候日头就滚落到西山背后去了。

是年冬。
腊月二十六。
石匣村在这一天是又娶媳妇又嫁女。
新嫁娘是长到十八岁上的枣花,新郎官理所当然该是山汉。
山村人穷,没有花轿,好在新郎新娘是一个村,一个住前匣,一个住后匣,一袋烟功夫能走几个来回。
合着这天有事。
快到午时,迎亲的队伍从前匣枣花家出来朝后匣山汉家走。天出奇的冷,半月前下的一场雪冻成了冰,人走在上面咯叭咯叭响。
适逢年馑,天寒地冻,哀鸿遍野。
山猪们怕是饿极了,大白天从后山窜出来找食吃,地里头找不下吃食就窜到村边转悠。
这是一头独猪。独猪就是单独一头猪的意思,凡是打过大坡的人都知道,这山猪要是群猪还好对付,最为可怕的就是独猪,你要是一下制服不了它,它反过来就会找你拼命。独猪一般个头儿都大,大都在三五百斤靠上。长嘴獠牙,凶悍泼赖,脾气暴躁,不怕人。
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石匣村人有打山猪习俗,每年冬季口粮接不上,就靠打山猪用来贴补。偏偏这头独猪叫石匣村人费尽心思,又是设套子,又是下地炮,各种手段用尽,可就是奈何不得那畜生,倒叫那畜生和石匣村人结下了冤仇。这天那头独猪好像掐算出村里在过事,就专门窜出来找人寻仇来了。
也活该山汉命不好,当迎亲队伍刚走出前匣,就见那头独猪迎面堵在路当间,三角形的前胛上猪鬃炸起,摆出一副老大的样子,猪嘴侵着地,两个鼻孔呼呼朝外喷白气,一对猪眼凶巴巴不怀好意地瞅住人们。石匣村人从那独一无二的一只半獠牙上认出那畜牲,心中一凛,知道麻烦事来了。
果然那畜生不宣而战,挺着一只半獠牙朝人群冲过来。
人们发一声喊,四散奔逃,嫁妆包袱红红绿绿弃下一地。
新娘是盖着盖头的,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到了地方人们吵着闹洞房哩。
山猪朝新娘奔突过去。
一尺半长的獠牙尖挺着

山汉就要走到石匣底部,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径从这里斜上石匣通向后山。这是唯一一条可以走出石匣的小径,也是山猪们从后山蹿往石匣村找食吃的唯一通道。每到雪天,你会看见,成群的山猪排成一排从半崖上狼奔而过,蹚起的雪粉扬起一道白烟,场面十分壮观。
这时候也正是石匣村人打山猪的最好时机。
石匣村人打山猪的仗口就设在这条斜向半崖的小径上,在离匣底一二十丈高的半崖里,有一处仅容一人藏身的石岸,这石岸便是仗口,守仗人须得守在那里,等着赶仗人把山猪赶上仗口。
众人有所不知,这石匣村人打山猪自有个打法,石匣村人打山猪不用枪而是用椽子,守仗人手握一根碗口粗椽子,等到赶仗人把山猪赶上仗口,也就是从石匣底斜向半崖的小径上,早早守在石岸下的守仗人看见山猪过来,便一头接一头朝崖下戳。那山猪本是一头接一头鱼贯而过,冷不防受到袭击,惊吓之下,嗷一声跳起老高,凭借惯力从数十丈高的悬崖上摔下去摔死,而赶仗人此时正好在崖下等着它呢!
这种打山猪的方式应属狩猎范围,可是石匣村这地方狩猎不叫狩猎叫打坡,打坡又分打大坡和打小坡,打小坡是指打山鸡兔子小动物一类,而打大坡则属于打大动物,比如山猪土豹麝香一类。打山猪属于打大坡。
这打大坡单枪匹马不行,需要大家伙儿分工合作,人分两伙,赶仗人和守仗人,这又需要经验和配合,就说赶仗,急了不行,不能惊了山猪,要徐徐赶,叫山猪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仗口,接下来就看守仗人了。守仗人不但要有胆识和智慧,还要身手敏捷。如果说赶仗人辛辛苦苦、有时甚至是好几天不分昼夜才把猪赶上仗口,而守仗人偏偏在这一刻睡过去了,或者临阵胆怯了,总之是把猪放过去,那么守仗人是要挨骂的,从此不但失去守仗人资格,还要落下个胆小鬼名声,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山汉便是方圆十里八村有名的守仗人,死在他椽下的山猪不下百八十头。
可是此刻,山汉心里正懊悔着呐!

当年那头独猪奔突过来时,你狗日咋就能丢下新媳妇不管,只顾自己逃命,三下两下就窜到那棵老柿树上,两只手紧紧楼住老树干不肯松开。当一时那阵势你可是看见了的,那头独猪就奔你媳妇去了,就要拱倒你媳妇,一尺多长的獠牙就要豁开你媳妇肚皮,把那肠肠肚肚拉出来,红哇哇的血水水流下一地。当一时你气都透不出来了,心拱到了嗓子眼,只顾上一口一口咽唾沫,那唾沫干粘干粘的。当时你是想过下树,可是你下不去了,你的胳膊腿不听你使唤,你动弹不了了呢!可是你就看见有人替你冲了上去,那独猪看见有人管它的闲事,就丢下你媳妇转头朝来人拱去,那人先飞起一脚踢到独猪嘴帮上,独猪嗷一声嚎发了威,打一个猪旋风又朝来人奔去。那人三跳两跳,不知怎样一来就骑到猪背上,那人更不敢耽搁,上手先揪住猪鬃,换过手就揪住那独猪两只耳朵,就把那畜生压倒在雪地上。那人后来承认那天他是占了地上溜冰的光,那头独猪被人压倒在雪地里,四蹄乱蹬,想挣起身子来,可是路面打滑,硬是没挣起来,直到村人醒过神来,拿来锨镢木棍七手八脚把猪打死。
多少年来山汉总是想啊想,楞把个猪头都想疼了想破了想成一锅浆糊了,可就是想不通那天那人为啥不是他,为啥他就跑到树上去了,倒把个眼看到手的媳妇平白让给一个逃荒过来的外路家!山汉事后得知,那人是山东曹州府人氏,逃荒至此,一路上推着一辆独轮车,独轮车上安顿着他奄奄一息病重的老娘。后来还是那人自己说,要是那天村人再迟上一步过来,他就顶不住了。斗那山猪那人出得是狂力,到村人把猪打死后,那人险些就从猪身上下不来。村人都看见那人一张脸煞白如纸,浑身颤下一堆,那人第一句话说的是,叔叔伯伯大爷大娘哥哥姐姐们,俺给你们磕头了,你们有那剩饭剩米叫我那老娘喝上一口,俺娘俩三天粒米没沾牙啦!一句话叫村人哭得呜呜的,赶紧安顿娘俩到枣花家先住下来,有那过事的现成饭菜先端上来。那天村人只顾照护逃荒过来的娘俩,谁还有心事管山汉的婚事,一场好事就这样叫那头独猪冲了。当天黑夜那人老娘撒手归西,临终把儿子丢在了石匣村。

共 894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粗线条的图画式叙事风格为我们再现了一副独特而又灵动的民族风情画卷,且语言有一定的质感,描述贴切,以至于在阅读的过程中不禁让人觉得是在荧幕前定睛观看一部精彩的颇具动感的影象。【编辑:恒量】【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08-12-29 2 :22:49 人都有懦弱的时候,但是人也都有自己的尊严,在经过风雨,在大的是非面前。是男人就会表现出汉子的模样。 希望我们都有快乐充实的人生
2 楼 文友: 2015-09-12 19:46:06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孩子小便黄
小孩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口舌生疮
小孩口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